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2016 新政府年金改革預測:『國定鄙視』之『以牙還牙的囚犯困境』!

放棄自由的精神,必將把國家社會引向深淵。
小英:「總統團結的不只是支持者,總統團結的是整個國家…讓我們拋下成見,拋下過去的對立,我們一起來完成新時代交給我們的使命。」
小斷:「我可以假裝拋下成見,假裝拋下過去的對立;但我沒變法假裝不鄙視那些選民。」
小英:「團結、團結、再團結!」
​辜老:哈!哈!哈!現在是我們的天下。」
小英:「謙卑、謙卑、再謙卑!」
今河:「菲律賓流氓治國,許多人橫死街頭,杜特蒂卻得到90%以上的民調支持,十分值得小英政府思考的地方。」
阿忠:「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

國定殺戮日 : 大選之年
國家所賦予的偏激自由,犯罪不用負責的日子又來了!
殺人,殺一個你認為該殺的人
為了把全年犯罪率降到1%以下,政府頒布一項政策,每年有12小時,可以盡情犯罪,警察和醫院不會提供任何救援服務,全國陷入無政府狀態,犯罪不用接受懲罰。這一次,將會有什麼更爆炸性的事情發生?(註:電影--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


國定鄙視年 : 2016大選之後
國家限期一年要找出真正的公平正義,有人盡情地鄙視他認為該鄙視的人,也有人高喊反污名、要尊嚴。當國家失去正向力量時,台灣將會通往何方?



年金改革的囚犯賽局:惡夢博士登場
惡夢博士:『年金改革原先是要避免政府年金制度將要破產的問題,但現在很多人變成想要藉機建立一個他們認為理想的新制度
你來吸:『現在多數霸凌少數已是事實。反污名,要尊嚴!』
惡夢博士:『哈!哈!哈!要尊嚴?我很遺憾很多可敬的人士也加入了霸凌與鄙視的行列。』
你來吸:『這個國家到底怎麼了?』
惡夢博士:『這是一場限期一年的國定鄙視,但將會變成是無限期的囚犯賽局。』
你來吸:『他們設計了一個年金改革的屠宰場。』
惡夢博士吸了一口氣:『在無限期的囚犯賽局中,以牙還牙策略的有效性是經過幾十萬遍電腦模擬測試證明的。在面對眾多對手的無限期關係中,怎樣高明複雜的策略得分都不如單純的以牙還牙策略高。賽局理論的精隨就在其中。』
你來吸:『我想我們的惡戰才要開始,願上天保佑我們!』



伯林眼中『危險的東西』
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長兼首任副召集人
伯林(Isaiah Berlin)對自由主義理論的論述影響深遠,他在1958年的演說「兩種自由概念」,他提出了兩種的自由,清楚剖析自由的兩種面貌。
消極的自由:乃是人可以自由選擇,作他們想做的事,只要他們的行為不妨礙到他人。
積極的自由:在柏林眼中卻是個危險的東西,因為這是一切帶著解放氣息的政治理論核心,他們認為這些政治觀念足以解放人類,以人類社會與靈魂的工程師自命,於是強迫人依照他們的烏托邦藍圖來生活,結果卻導致暴政。(註:Two Concepts of Liberty

改革夾帶社會主義烏托邦的理想,只有回到極權統治才可能一年內搞定:
『年金破產』是先解決經濟學問題,還是社會學問題?『年金改革』是務實改革,還是建立一個他們認為理想的新制度?只有心中潛藏極權獨裁的惡魔,才會把自己的同胞打成不當之人;也只有回到極權獨裁國家,才可能在一年內就『搞定』過去政府累積的陳年沉痾。


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

饑餓培養不出改革,只會培養出瘋狂和醜陋的混亂,它使得有秩序的人生成為不可能。--Woodrow Wilson

二百餘年來自由經濟先賢的諄諄教誨: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所鋪成的。
如果放棄自由的精神,想憑著良好的善意,自以為是地去計畫經濟、設計社會,強迫人依照他們的烏托邦藍圖來生活,必將把國家社會引向深淵。
天佑台灣。天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