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9日 星期二

台灣忘掉最低工資和富人稅吧!

別期待政府為人民做決定,因為中央集權者的干涉,才是社會混亂的根源。----經濟學家布洛克

諾貝爾經濟學家弗利曼(Milton Friedman)在 Free To Choose 一書的第四章『從搖籃到墳墓』福利國家的誤謬中談到:

為何福利政策總是令人失望?目的是極其仁慈且崇高,但又為何無法貫徹?大師以兩組變數,四個可能性說明了福利政策為何會導致不良的結果。
下面是我看過這篇文章後,把其中一段話用圖形畫出來的。當然弗利曼大師的理論並非一個圖就能涵蓋其理論的博大精深,更不是一個圖就能把這篇文章的內容表達清楚。如果社會科學完全依賴以圖的方式簡化,將造成更大的謬誤!這個圖是我個人的認知,如果有興趣可以參考原著(選擇的自由─經濟新潮社)





福利政策為何總不成功
當福利政策執行官員將別人的錢用於他人時,唯有人性的大公無私及仁慈才能戰勝個人私利,才能確使他們以最有利於受益者的方式運用經費,否則浪費與缺乏效率乃必然的現象。
然而,當取得別人的錢的強烈誘惑無所不在時,許多人都會試圖為自己謀求最大福利,而置他人於度外。貪污、詐欺、濫權的誘惑將橫行無阻。
一些反對不法行為的人則使用合法的方式為己謀利,例如遊說通過有利於己的法律(自肥法案)。
執行政策的官員則強烈要求更高的薪津。
當福利政策每發放6000元時,社會多了些許溫暖,但相對的要另外花費6000元的行政開銷......結果促成更龐大的福利計畫。


我想
目的是極其仁慈且崇高的福利政策該被反對的不是其本身,
該被反對的是實施結果違反了照顧弱勢者的保證及試圖犧牲他人來行善
而行善的執行卻又掌握在『假設人性的大公無私戰勝個人私利』的政府官僚手上,
既使所有的執行者都具有大公無私及仁慈,
當資源有限時,『大公無私』可能會變成另一個更大的難題!


商業周刊 1271 期的封面故事:台灣忘掉最低工資和富人稅吧!


歐洲經歷了經濟大蕭條以來最大的風暴,人民驚慌發現,政府不再能實現照顧到老的承諾。台灣,在此時卻重啟希望政府照顧更多的「大政府」思潮,這是我們因應多變時代,最好的自處之道嗎?
《商業周刊》越洋電話專訪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華特‧布洛克(Walter Block)。一九七六年,布洛克出版《百辯經濟學》一書,從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角度,為經濟體系中被視為「背德者」的娼妓、皮條客、吸毒者等業者辯護,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F. A. Hayek)稱為「揭露經濟學中刻板印象的虛假面」。面對上述問題,布洛克單刀直入反對。他說,人民僅想靠政府保證一切的結果,反將造成經濟反效果,「創造的不是就業,而是失業。」:

問:金融風暴後,歐盟把降低年輕人失業率列為高峰會主題。政府該為失業者做些什麼嗎?市場經濟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嗎?
答:政府的確該為青年與整體失業負責。但是,他們現行用失業保險與救濟金補助的政策,失業補助越多,人民失業的天數越長。因為蕭條是政府的錯誤管理所導致,而中央集權者的干涉讓情況更嚴重與延長。
當初如果自由企業制度被真正落實,沒有人會拯救過度發展的房市和汽車產業,房價就不會被一直炒高。

問:現在,台灣以及世界其他國家的公眾意見傾向期待「大有為政府」,以解決青年失業問題。你怎麼看?該不該定最低工資?
答:青年失業人數比成人失業人數高出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指三三%到二五%),完全是因為萬惡的最低工資法。(以上摘錄自商業週刊)



【事件分類】: 社會 財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